從文化自覺到文化轉型——以納西族爲例

  • 时间:2005/1/24 14:30:33
  • 閱讀:674

從文化自覺到文化轉型

——以納西族爲例

主講:郭大烈

(一)

2004115,原中國民族学会常务理事、中國西南民族学会副会长、云南民族学会会长郭大烈研究员应邀到民族文学所,以《從文化自覺到文化轉型》为题,同与会的研究人员就纳西族文化的转型问题做了充分的交流和探讨。

(二)

“今天非常高興來到民族文學所,我和文學所的幾位所長相處都非常融洽。郭家骥所長和我相處了20多年,他本人十分重視田野調查和學習,曾經獲得“五個一”工程獎,學術功底十分深厚。我本人是納西族,研究納西族的時間比較長。我在中央民族學院學習的時候,中央民院的納西族學者周汝誠先生曾將方國瑜教授1944年寫的《麼些民族考》借給我,我開始學習納西族的曆史文化。納西族曆史悠久,文化豐富多彩,今天在有限的時間內要講清納西族文化這個問題是比較困難的,我先從費孝通的“文化自覺”講起。”

“文化自覺”是費孝通先生1997年提出的重要概念,文化自覺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對其文化有自知之明,並對其發展曆程和未來有充分認識。但這種自覺是曆史實踐中早已存在,由此也可揭示一些民族曆史發展奧秘,我們以納西族爲例來進行分析。

一、納西族爲什麽能在川滇交界的橫斷山脈夾縫中、在周圍強大的民族之林中生存延續

納西族在《華陽國志》和《三國志》中被明確地記載爲“摩沙夷”。根據2000年的人口普查,納西族現今人口30.88萬人,居住在雲南有29.55萬人,占雲南總人口的0.7%,麗江市有23萬人,其中玉龍納西族自治縣有12萬人,古城區有8萬人,甯蒗有2萬人,永勝有9000多人,華坪有一些,中甸、維西、德欽有4.5萬人,其中維西有1.5萬人,納西族在昆明市有8252人,是昆明市非土著的第一大民族。納西族還散居在全國700多個縣市,婦女外流的比較多。納西族婦女十分勤勞,《民族團結》雜志曾登載過《遠嫁紹興的納西女》,文章反映了80年代初期,很多浙江人到麗江做生意,納西族婦女遠嫁紹興並在異鄉發展生産的情況。

納西族的生存環境是滇、川、藏三江並流峽谷地帶,山川阻隔,氣候寒冷,一般海拔在2400-2600左右,很多地方不産稻谷,交通也很閉塞,過去麗江到昆明要走18天,中途強盜土匪出沒,一般人少不敢單獨前往。現在四川木裏縣俄亞納西族鄉到木裏縣城要走10天,到永甯要走4天,到麗江奉科要走2天,到中甸洛吉要走12個小時,中間還要翻越3900高的大山。

納西族周圍有藏族(541.6萬人)、彜族(776.23萬人)、白族(185.81萬人)、傈僳族(63.49萬人),還有人口衆多的漢族,與納西族共居的還有普米族、苗族、傣族、回族等許多民族。數千年來,納西族能在大民族的夾縫中生存下來而不被同化,十分不易。

縱觀曆史也是如此,唐朝時納西族在處在南邊南诏、西邊吐蕃、北邊唐王朝三大勢力夾縫中回旋,它的向背也直接影響到三大勢力平衡,特別是南诏把納西(“磨些”)族視爲臥榻邊的老虎,千方百計要除掉它。公元738年,南诏並吞了位于今賓川縣境內的越析诏,把納西族趕到金沙江以北。794年,南诏破吐蕃軍于鐵橋城後,又把納西族萬戶遷移到滇中地區。但納西族主體仍在金沙江流域,宋朝仍與大理政權相始終。

中國曆史上有許多少數民族,曾活躍在北方的大舞台上,20世紀60年代初,翦伯贊曾寫過《內蒙古訪古》,當年他應內蒙古政府的邀請到呼倫貝爾考察,文章中說呼倫貝爾是各個遊牧民族的後台,在那裏梳妝打扮,爾後來到內蒙古草原表演,堪稱威武雄壯,結果匆匆西去,成爲曆史過客。長城是中華民族的偉大象征,也是民族矛盾、民族沖突的産物。匈奴曾與兩漢抗衡,鮮卑曾建立北魏(386-534),羯人石勒建立後趙(319-351)據有北方大部分領土,與東晉抗衡。繼後趙氐人建立前秦(352-394),其君苻堅統一北方後發兵90萬打東晉,發生了著名的淝水之戰。契丹建立遼王朝(947-1125)曆時178年,实行“一國两制”。党项建立西夏王朝(1037-1227)共190年,成吉思汗攻打西夏四次,死不瞑目,遺言要對其屠城殺盡。女真建立金朝(1115-1234)共120年,把宋朝的兩個皇帝擄走。南宋嶽飛抗金,填寫《滿江紅》,發誓“壯志饑餐胡虜內,笑談渴飲匈奴血”。

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叱咤風雲的這些民族所建立的王朝亡了,民族主體也不見了。而納西族曆盡兩千年仍自立與西南民族之林,爲什麽?

總結起來,它能妥善處理各種關系:

(一)親近大自然,善于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把大自然視爲人類的同父異母的兄弟

在處理人和自然的關系上,納西族既不臣服于自然,戰戰兢兢,敬畏天神,也不憑空自擂,超越自然,而是樂觀地在大自然中生活,向大自然索取自己生活的資料,即使終老病死,視爲“白鹿歸雪山”、“天鵝歸大海”,生者爲死者唱的挽歌或奏的古樂平和而安詳,詠歎性地告別。

東巴文化核心也是人與自然的關系,納西族在魏晉時期已經從事定居農業,保持生態,安居樂業是其根本。

(二)和合共居,善于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強調“人和”才能生存

在處理民族內部人和人的關系上,納西族具有衆多因素在相互聯結基礎上協調的親和性,他們有較強的思辨能力,強調萬物有“出處來曆”,彼此相對立的矛盾(事物),又在同一世界中,又相互依存,彼此都有應有的地位,扮演相應的角色,凡事強調“多商量”,並有一群度量測算師、占蔔師、智者策劃,從而避免了許多不應當産生的矛盾。

(三)善于處理民族關系,與周圍的民族友好通婚

納西族東巴經中把藏、白等族視爲一母所生兄弟,木氏土司娶妻嫁女有許多是周邊的民族,這種政治聯姻也有利于民族團結,麗江壩子納西族往往也有許多山區“客爸”(老主顧),世代友好。

(四)在與中央王朝政府關系,主動接受統治

親自曾到麗江考察的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稱:“木氏(納西族)土司居此二千載,宮室之麗,擬于王者。蓋大兵臨則俯首受绁,師返則夜郎自雄,故世代無大兵燹。且産礦獨盛,宜其富冠諸土郡雲”(《徐霞客遊記》)。

199952,江澤民書記遊覽木府,看到大門口的對聯:“鳳诏每來紅日近,羽書不到白雲閑”(土司木泰詩句)。他聽取木氏土司與明王朝親密關系的介紹,親自記筆記,並對麗江領導說:“你們木老爺,當時的木氏土司太聰明了,他懂得生存的哲學,講政治,假如他不這樣的話會被吃掉。木氏土司很聰明,從正面就保護了民族的生存。”這方面,麗江木氏土司起了很大作用,它經曆元、明、清三朝傳位22470年,給予當地居民安居樂業、繁衍生息的空間和時間。

納西族首領1253年迎接忽必烈,1382年迎接明軍,1659年又迎接清軍,保住了自己的地位,地方也“世代無大兵燹”。納西族的知識分子多,信息靈通,知道以弱小的軍隊抗擊中央王朝是“以卵擊石”,甚至1936年紅二方面軍在賀龍的率領下進入麗江地區的時候,納西族群衆紛紛歡迎,紅軍也打開牢門,釋放囚徒,焚燒碉樓,紅軍也順利通過納西族地區。

(五)納西族也能順應潮流,社會轉型較快

清雍正元年(1723年)改土歸流,木氏470年統治(超過任何一個王朝的統治時期)的結束,也是和平進行,沒有象其他地區訴諸武力。木氏土司整合納西族力量,積極開挖礦藏,發展經濟,使納西族的經濟社會文化得到了很好的發展。

解放後民主改革等激烈的社會變革、文化大革命十年動亂在納西族地區相對平緩得多,許多“紅頭文件”容易貫徹。納西族地區還保留了毛主席塑像,現在已經成爲文物。納西族人口比例下降,與當地計劃生育政策貫徹落實得好有很大關系。

當然,這也帶來一些負面影響,如民主改革中本已經離土離鄉的手工業者又回到農村,皮革、銅手工等優勢就喪失了。

二、納西族文化爲什麽能在強勢外來文化千百年沖擊並未失去自己文化核心特征

纳西族文化也有特殊的地位,唐代,纳西族地区既是吐蕃、南诏和唐王朝逐鹿之地,又是文化交流平台,明代又是藏族文化南传,云南内地汉文化北传的交汇地。纳西族文化也有独特的学术价值,从宗教学来说,东巴教正处于自发多神教向人为一神教过渡中;从文字学来说,东巴字正从图画文字向象形文字转变中;从语言学来说,纳西语正在羌语支与彝语支分界点上,具有双向相似性;从现实来说,纳西族木氏土司热衷于学习汉文化,从明代以来,成为开放的民族,促进了经济文化的发展,至今仍有现实意义。由于独特的历史文化特点,纳西族社会历史文化研究在國内外学术界有其特殊的地位,近百年来,参加研究和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著述也越来越多,研究领域也越来越广,在西南各少数民族中,成为无可争执的研究热点之一。

反观历史,中國历史上许多强大的民族的文化有的消失得比较快,北魏孝文帝在位28年(471-499年),他把都城从平城(大同)迁到洛阳,强制在全國推进鲜卑族汉化进程,说汉话、用汉姓、与汉族通婚,完全抛弃本民族传统文化,这样鲜卑人很快同化于汉族,文化也没有了。50多年(557年)后立國171年的北魏(后分为东西魏)也灭亡了。满族统一中國260余年,傳位10代,但至今能夠說滿語的不到100人,基本上失去了自己的語言特征。納西族在吸收外來文化的時候,不是取代自己的文化,也能寬容地接受外來宗教。

納西族在順應曆史發展中卻一直能保存自己的文化,同時納西族在悠久的曆史過程中創造的獨具特色和風格的本民族文化體系,它是物質文化、制度文化和精神文化的複合整體,包括生産生活方式、上層建築、知識體系、價值觀念、道德規範、風俗習慣和個人作爲社會成員所必須具備的其他能力及行爲准則。納西族文化有區別于其他民族的最本質特征:

(一)熱衷于學習漢民族等的先進文化,並未失去自己傳統的古老的東巴文化

納西族自元代以來全面接受漢文化,明代木氏土司熱衷于學習漢文化,並到達相當的造詣。《明史•土司傳》稱:“雲南諸土官中,知詩書好禮守義,以木氏爲首。”木氏22代土司中有6代詩文傳世,同時,作爲納西族的“智者”東巴,用2100多個象形文字書寫了1400多卷古籍,系統全面地把先民創造的文化傳承下來,至今不衰。

(二)有相對傳統的、影響民族社會行爲的心理素質

这些包括体现纳西族内在力量的强烈的民族认同感、自识性和民族意识;热爱家乡和祖國的链环构成的内向亲和力、凝聚力。

(三)對各種宗教采取了兼收並蓄、信而不笃的態度

由雲南內地北傳的道教和漢傳佛教、以及由西藏往南傳的藏傳佛教,都在麗江交彙,但他們逐步轉向世俗的民間文化而存留。在一些場合,東巴和喇嘛同時做法事,並行不悖。甚至近代基督教可以在城中建教堂,雖信徒不多,但也未排斥。

(四)逐步建立了本民族的中心城市麗江古城,成爲民族文化的傳承場

自元以來,經過納西族木氏土司22470年的经营,形成了开放而独具特色的、纳西族同胞聚居的活生生的古城,它也是纳西族文化的传承场,公园中有古乐,四方街有民间歌舞。因而,丽江古城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中國2200多座县城,仅有山西平遥和丽江被列入“名录”,在中國广大的民族地区,也仅此一座。更重要的是成为“天雨流芳”文化人才輩出的搖籃,清代出現了翰林2人,進士7人,舉人60人,50多人有文集傳世。近代出現了許多作家和留學生。當代出現了5個大學校長,30個博士和3000多個教授。

(五)在處理本民族和外來文化關系上,不是簡單的取代或拒絕,而是善于從總體上吸收融合,重組新的文化系統,既有較表層的形式上的吸收融合,又有深層次的文化意識形態上的吸收融合,這種定向性的進化,有不斷調整自己心態以適應新環境的功能,造成了該民族近兩千年自立于民族之林而不被其他民族同化的內力。

(六)不斷進行文化轉型,開始形成文化生産力。

這方面納西族也有較高的創造性,比如納西族東巴教是一種民族宗教,它不屬于五大宗教,也沒有法定地位,但卻是納西族文化的載體。爲了宏揚其文化,80年代初,纳西族“智者”们把它变成了东巴文化,这不仅是名称上的转变,内涵也改变了,从而带来很大的传承空间,有个美國学者说“这是非常明智的选择”。这是从宗教到文化的转型。还有道教洞经音乐,原来是宗教娱神科仪音乐,50年代變成了“麗江洞經音樂”,80年代又變成了“納西古樂”,現在成爲重要的文化産品品牌。據說麗江70%的産業與文化有關,文化從文化力走向文化生産力。

三、納西文化未來展望

納西族傳統文化已經發展了近2000年,以後能否持續發展?回答是肯定的,因爲:

1、納西族文化是世代繼承相傳的活態文化。

納西族文化經曆2000年的坎坷,一直沒有喪失核心部分,到現在仍是活生生的大衆文化。

2、納西族文化具有內在聯系的文化體系。

這是一個由內在的各文化要素之間相互緊密聯系的文化體系,包括:

——由價值觀、文化精神、心理素質等構成的民族文化觀念層;

——由語言文字、經濟生活、文化發展、民族共存共榮等構成的民族形成發展的曆史文化層;

——由文化傳統、道德行爲等構成的民族行爲文化層。

此外,還有反映社會形態的政治、經濟、軍事、科技、教育、宗教、體育、文藝、民族等體系,反映了納西族豐富多彩的社會形態。

3、納西文化具有可持續發展的“文化生産力”。

納西族地區由非持續發展到可持續發展的轉型中,仍可從本民族傳統文化中尋求文明保證和文化支撐,包括人與自然關系和諧的“天人合一”的生態文明,物質消費的從簡惜物美德、生活方式、人與人相處的“合和”平等准則,尋求安居樂業的精神境界。

鉴于此,她在构建“中國特色社会主义文明”和“建立民族文化大省”中仍会成为重要元素之一。

四、納西族文化面臨的危機

50年来中國剧烈的政治变革和全球一体化各方面的冲击,使纳西族固有的传统文化地位面临消失的境地,如:

1、語言:在麗江古城中納西族小學生只有10%的學生會說納西話,30%的學生會聽,70%的學生不會說不會聽了。估計如此下去,50年后丽江古城中不会有人说纳西话了。丽江古城是中國历史文化名城,是世界文化遗产,一旦失去主体居民语言,将会失色。

2、文字:納西族至今保留了古老的象形文字2000多個,用于宗教祭祀和日常記事,但這種文字書寫的古籍不是一字一義,而是提示性和符號,必須從小學習記憶,而現在掌握這種文字的和古籍的約100左右,其中精通的不到10人。

3、宗教:納傳佛教(喇嘛教)寺廟雖然還有5座,但教徒很少,不到10人,東巴教更是失去了傳統意義宗教特征,很多儀式成爲了遊客服務的文化項目了。

4、服飾:古城中只有少數老年婦女平常穿自己的民族服飾。

5、建築:除古城保護區外,許多城鎮建設抛棄了原有風光。

6、歌舞:許多年輕人不再會唱自己的傳統民歌,失去了民衆自娛特色。

此外,同許多西部民族一樣,納西族也面臨性別比例失衡、黃、毒品、艾滋病、性病蔓延、生態惡化、農民邊緣化、電站建設移民等問題。

五、余論:文化自覺面臨新的挑戰是十分重要問題

我國正处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中國共产党已经从革命党成为执政党,城市化、科技进步、经济全球化正在加快。党中央号召我们要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文化,努力铸造中华文化的新辉煌。

文化上,針對西方提出的“文明沖突論”(亨廷頓)和文化霸權主義(布什于2002年提出:“美國的价值观普遍适用于全球,包括伊斯兰國家。”),我们主张文化多元化,保护各民族文化多样性,对此費孝通也说:“各美其美:各民族有自己的文化价值标准;美人之美:对别的民族觉得美的东西也觉得美;美美与共:能容忍不同价值标准的 存在,進而贊賞它,創造共同的價值標准。文化上要求存異求同,和而不同。文化是民族最顯著的特征,民族平等重要的是文化平等。

(三)

“首先感謝郭老師精彩的報告,這是一個族體研究的範例性的、高水平的學術報告,聽了報告後,可較清楚地了解納西族最核心的文化特征。報告給我們提供了納西族在各種曆史關頭是如何利用自己的智慧來適應社會的轉型,在各種民族勢力的夾縫中成功地周旋,以維持自己的生存。今天納西族又面臨著比以往任何一次曆史轉型更爲嚴峻的曆史挑戰和社會轉型,我相信納西族也能利用自己的智慧完成轉型的。”郭家骥老師說。

“你如何看待納西族的‘殉情’?”石高峰老師問。

“全國15-26歲的人口中,每年有20多万人自杀。这是一个全國性的问题。泸沽湖地区没有殉情发生,但是过去丽江地区比较突出。这个与文学作品的渲染有关,纳西族对殉情的态度比较宽容,是多种原因造成的。”郭大烈研究員答。

“納西族貫徹政策比較好,有時也造成了負面的影響。比如,大煉鋼鐵的時候,連門扣都拆下來煉掉,如果上級的政策是失誤的,對納西族的負面影響就會很大,對生態的破壞十分嚴重。還有土改的時候,很多出去外面做生意的商人,一聽家裏要分田地,馬上又回到麗江,放棄了原有的事業。對這個現象老師怎麽看?”李旭老師問。

“王連芳說過一句話‘如果我們雲南的少數民族能主動保護自己的權益,生活會好一些’,納西族因爲是一個弱小的民族,所以行爲是會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 郭大烈研究員答。

“納西族與其他民族通婚的現象比較多,這個問題你怎麽看?”趙乃骞老師問。

“納西族通婚不受限制,有約20%的家庭是多民族的。”郭大烈研究員答。

 

首頁

交流

視點

訪談